您的位置:主页 > 最新上市 >

听说那个女人既是能歌善舞的美女教师

来源:未知 日期:2017-08-27 02:38点击:
  校长神秘兮兮从卓兜里拿出一个鼓囊囊的信封,往张纬衣兜里塞说:“这钱您拿上,请人家吃顿饭去。我不熟悉,想请也把人都请不到饭桌上来。”
  听说那个女人既是能歌善舞的美女教师
  张纬坚决推脱说:“校长,你没有必要这样,我给他就是说一句话,土地所要来你家开票收费,那是给你把庄基批下了。那时候你要有心请客,就顺便把村所长和干部都叫上,后边拨庄基还得他们办理呢。”
  
  校长还要把信封往张纬衣兜里塞,张纬掰开校长手往外走说:“你要再这样,我可真生气啦!”
  
  校长跟出来说:“既然您这么说,就恭敬不如从命,以后有机会我再请您吃饭。”
  
  张纬笑着说:“你们文人就是会说话,你今天这一顿饭我还没吃去哩,就又定了下一顿了?哈哈哈……”
  
  校长回身进去打了个电话,出来说:“走吧,饭店准备好了,咱们先去喝着,我叫组长他们就往饭店走哩。”
  
  张纬说:“老师们还都在上课呢。”
  
  校长说:“后边下课放了学,教导主任就都叫上他们来了。”
  
  张纬和校长走到前排田美他们住的那里的时候,老师们已经在司机的指挥下装完了田美那些杂七杂八乱东西,因为小学老师用的床板桌椅火炉等大件家具都是学校的公物,自己不过有几年添置的两只木箱子和锅碗瓢盆小凳子之类的小东小西,摆在房里地上显得到处都是,可往帮厢加高了的车厢里一摞,又显得没有多少了,只平平地装了多半车厢,张纬他们带来准备的缆绳根本没有使用。
  
  田美还拿着她那纸烟给老师们散发,顺手也给校长和张纬各递了一支。张纬就着校长打着伸过来了的打火机吸着,感到味道很不正,就知道是放久变霉了。实际这一盒烟还是去年田美给一个同事结婚行了情没去参加喜宴,人家给发的谢礼呢。谢礼是一盒烟两颗糖,装在一个信封里,糖早就没有了,烟还一直在信封里装着哩。
  
  校长亲自招呼田美和司机都一块儿去饭店,还对田美说:“把你娘也叫上吧,做饭的家伙什都拾掇装车了,中午也做不成饭啦。”
  
  田美说:“我回来的时候给我妈在街上买些饭就行了。”
  
  桃花在里面听见了,就出来倚着门框说:“你们去吧,公家人吃饭,我怎么能去成?提兜子里还有馍哩,我就开水吃上一个就饱了。”
  
  张纬说:“既然老人家不好去,我们给打包带些饭菜也行呀。”校长再没有坚持叫。
  
  几个人出校门往西走了一截街道,到了镇政府隔壁的聚仙楼饭店,在服务台一问,教育组的人还没有来一个。校长就让服务员小姐把张纬和司机先领到包厢去,又给田美说:“组长他们就在隔壁镇政府院子里,我看咱俩一起过去请一下,他们脸气圆啦,过来的时候茬也顺了。”
  
  田美说:“我没去过组长那里,见了他胆怯。”
  
  校长说:“有啥胆怯的?咱请他吃饭喝酒,又不是问他要什么,怕啥?走吧!”又从衣兜里掏出来一盒烟给田美说:“你去了,见人就给发烟,话由我说。”田美只得跟着去。
  
  实际上,组长已经将会计叫到他房子等着了。他是觉得校长一个电话通知,要是就乐颠颠往饭店跑,就显得他一个大组长太不值钱了,所以在校长第二次打电话请他往饭店走的时候,就故意绊扯说:“你们送田美,我们没见人家田美的话,还不知道人家田美愿意不愿意我们来送她呢?”
  
  所以校长就这么把田美使法套着来了。
  
  镇政府就那么个大门内一座楼和几排平房的地方,可在一般老百姓的眼里,就是个了不起的森严神秘的去处。平时从大街上走过,只能远远往里看看,极少有踏进门去的时候。许多年纪大的人大概一生就是登婚的时候去那里面扯过结婚证。后来结婚登记变成都去县民政局,镇政府就显得更为深邃神秘了。教育组在小学教师的心目中就是最高领导机关,需要要去见一见组长大人的无名小教,不知道要在大门外转几个圈子,就这也不一定能硬着头进去哩。
  
  好在有校长在前面领着,田美不费事就踏进了组长的办公室。办公室也不过是和她田美在中心小学那个房子大小差不多的一间,进门窗下一个老板桌子,稍进去对面摆了一大两小黑沙发,再往里是一副大床,其他零散地方插空放了椅子脸盆架等。
  
  校长走在前面说:“领导呀,我和田美老师专门来请你们了,田美荣调县图书馆去,咋么说也是咱们红柳镇教育系统出去的人才呀!是我们学校的光荣,更是镇教育组栽培推荐的结果啊!”
  
  组长微笑着盯了站在门口不好意思进里边的田美好一会才说:“田美啊,也是不和任何人交往的冷美人。今日才终于见到你的庐山真面目了,果然是名不虚传呀!”
  
  田美低了头,红着脸说:“哪里话?我不过就是个山里农民的普通女儿,没念多少书,教不好学生,太辜负各位领导们的期望了。”
  
  组长哈哈哈乐起来说:“你看你看,谁说田美是冷美人?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多有水平?哈哈哈哈……”笑得下垂的大胖脸盘和高凸的大肚子交相晃动,抖作一团。
  
  校长和会计两个坐在沙发上也争先恐后地积极响应,相跟着程度不同地笑起来抖起来。
  
  田美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只得咧着嘴作出笑样子。
  
  校长不失时机,接连给田美示意。田美才恍然大悟,从手里的烟盒里取烟给组长和会计各递了一支。校长熟练地打火凑前给他们点着纸烟说:“走吧,还有来给田美搬东西的客人在饭店等着呢。人家可是土地局监察队队长呢!”
  
  组长眼睛还没有离开田美那里,嘴里说:“走,走。认识认识去,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和校长一起往出走。
  
  会计在后边给组长锁好了房子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