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最新上市 >

我们都不能停止前行的脚步

来源:未知 日期:2017-08-17 18:22点击:
 
  【五】无论山顶的风景多么旖旎美妙,太阳终于高高地挂在了天空,我们也开始往山下走。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这山虽说相对来说比较平缓,但是,对于我们这些极少登山,并且是这样陡峭的山峰的人来说,依然很艰难。
  
  庭军和娅玲走在后面,梅洋敏南和我在前边带路。我们比上山时更加小心翼翼,一步一个脚印地缓慢行走。
  
  没多久,娅玲走不动了,在后边喊累,敏南建议我们坐下来休息会儿,顺便看看这半山腰的景色。
  
  风轻轻吹过脸颊,带着晨起的湿润,我看着身边的朋友们,心里说不出的欣慰。在我们漫长的一生里,青春年华实在短暂,稍不留神,就被遗失在时光里。很庆幸,在我的青春岁月里,遇到了他们,和他们在一起的        每一个日子,我的生活都充满了快乐的味道。
  
  静儿,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梅洋问我。我知道,梅洋从认识我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默默关注我。他对我的好,从不遮掩,从不避讳,所以船上的朋友们才会轻而易举看出他喜欢我。并且任何时候,都会把我和他联系在一起。
  
  梅洋,我有些害怕,害怕我们此时此刻的快乐会稍纵即逝,如果可以让这份快乐定格,那该多好!我语气里带着伤感说。
  
  别胡思乱想了,以后的事,还很遥远,让我们把握住眼前的快乐才最重要。梅洋说。
  
  可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终有一天我们都会离开彼此,我无法想象,到那个时候,我会多么难过。我说。
  
  傻丫头,也许……也许我们根本不会分开呢!梅洋突然拉起我的手,接着说,你相信我吗?
  
  我看着梅洋的眼睛,那么真挚,那么热烈,那么期盼。我多么想永远永远被他这样注视,被他这样牵着手。       可是,我能吗?我能吗?我在心底默默问自己。静儿,回答我,你相信我吗?梅洋又问。
  
  我相信你,可是,我不相信时间和距离,时间会改变很多事情,距离会阻隔很多事情,没有什么会永远如初般美好。我眼睛游离梅洋的视线,逐渐变得深不可测。
  
  继续下山的路上,我们边走边聊天。敏南,你看,这山上的植物,像不像一个个自然生成的盆景。我发现新大陆般地说。
  
  我也有过这样的想法,小时候还把花草树木连着石头带回家,栽进花盆里,可惜,过不了几天就死了。我妈说我命硬,不易养花种草。敏南笑说。
  
  我看不是命硬,是性格硬,要是你也像静儿似的温柔可爱,估计那些花啊草啊也不会那么短命了。梅洋开玩笑说。
  
  敏南不屑地看了眼梅洋说,性格硬怎么了,我觉得这样挺好,是吧,静儿。敏南反过来问我。
  
  反正我觉得敏南最好了。我甜甜一笑,挎着敏南的胳膊说。梅洋看我们一唱一和地说笑,也不再接话,只是抿嘴傻乐。
  
  我怎么也没想到,我会被一块松动的石头滑倒,是身边的敏南拉住了我,并在惯性的牵引下,和我一起滚下山去。
  
  那一刻,我心里充满了恐惧,我以为我的生命就要在这里结束,惊慌失措,胆怯害怕,一拥而上侵袭了我的思想。
  
  我真的以为我再也看不见梅洋的笑脸,再也不能做敏南手心里的宝,再也不能和娅玲庭军他们打闹,再也见不到我远在千里之外的妈妈。
  
  不知道我们滚了多久,隐约中,我感到自己是被一个身体紧紧地包裹着,是敏南,对,是敏南的身体,我能感受到她的气息,和她身上的味道。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我感觉到来自身体的疼痛。胳膊,腿,后背,腹部,甚至脸上,到处都泛着隐隐的疼痛。忍着疼痛,我开始找寻敏南的身影,我左看右看,没有敏南。
  
  敏南呢?我慌乱中拽起梅洋的胳膊问。
  
  梅洋一脸的哀伤,眼睛明显的红肿。我又拉住娅玲的手问,敏南呢?娅玲哽咽着说不出一句话来。庭军,敏南呢?我不死心地继续问。
  
  静儿,敏南她……她死了。是梅洋颤抖的声音。
  
  我的脑袋嗡地一声,这句话如晴天霹雳般灌进我的耳朵,我仿佛被万箭穿心,疼得几乎窒息。你胡说,你骗人,敏南怎么会死,敏南刚刚还在我身边。我从床上翻滚下来,跌落在地,梅洋急忙蹲下身子扶起我,顷刻间,我泪如雨下,歇斯底里地冲他喊,敏南呢?把敏南还给我,梅洋,求求你把敏南还给我。
  
  我哭的泪眼模糊,看不清梅洋的脸,看不清身边的一切,可是,我的脑里心里却清晰地呈现着敏南的面孔。敏南,我要去找敏南,告诉我,她在哪儿?她在哪儿?我疯了般撕扯着梅洋的衣服。
  
  静儿,你理智点儿,敏南已经死了,她的头撞在一块大石头上,还没到医院就死了。说完这些话,梅洋使劲把我抱在怀里,我整个人彻底虚脱了,软软地倒在他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