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小编推荐 >

家里的那一份斗志期盼和等待

来源:未知 日期:2017-08-17 18:56点击:
  常回家看看戴高乐机场,人流涌动。
  
  黎明办完了法国的事情,趁着周一的航班,想要尽快赶回去参加另一个商贸会议。
  
  在候车大厅,有很多的中国人,最近这些年,来法国旅游的中国人很多,大家大包小包,都是满载而归。有很多来法国淘金的人,拖着厚厚的行李,满脸的喜悦。在这个浪漫之都走过,所有的人,脸上都写满欣喜。
  
  突然,黎明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子,竟然没有任何行李!简单的服饰似乎与这个浪漫之都没有一丝丝的关系,这是个中国女孩儿,看相貌似乎还猜不出年龄,她神情凝重,显得成熟而又精炼,显然,她那镇静的步伐明显说明对这里所有一切的熟悉。
  
  她不带行李,也没有像别的人那样到处观看,那些令所有旅客眼热的法国商品,对她丝毫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游客?学生?访问学者?都不像。黎明觉得不可思议,这唯一一个空手而回的中国人,在黎明的出国经历中,还是第一次遇见。一件浅色的,带有花纹的连衣裙,看起来很普通,却掩饰不住她满身的优雅的。很有味道的一个女人。
  
  安检了。黎明心里怀着一丝的疑惑,看见那个女子就那样空手在自己的前面。她的头发简单地挽在脑后,淡淡的棕色,油亮细腻的发质,会让人想到长发披肩的那种飘逸。
  
  她一直静静地望着前方,似乎周围的人与她毫无关系,更不会注意后面的男子,一直偷偷地专注地打量着她。她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会令他心动不已。黎明见过很多的精品女人,但是这个女人并不是那种柔美,也不是那种娇媚,更不像是傲慢得令人不可亲近。黎明感觉到她的柔曼,是一些温馨的味道,令人想去接近。
  
  人流冲散了他的目光。黎明急忙整理自己的行李,暂时放跑了那个令人惊心的身影。可是,这所有的忙碌,都抹不去留在心中的那个印记。他有些神情恍惚,举足无措,甚至于几次被安检人员提醒:“Sorry! Show me your passenger ticket,Please!”(请出示机票!)
  
  黎明的思绪被周围热闹的人群打乱,有几个小孩子在他的面前不停地嚷嚷,似乎对法国有无数的诉说不完的神秘。
  
  黎明来到机舱,令他惊喜的,她竟然在头等舱,紧靠着他的座位!
  
  黎明一边存放着行李,一边偷偷地打量。
  
  她的长发已经放到肩头,轻轻地,随意地散发出诱人。
  
  她眼睛一动不动地望着前方。前面隔着两排座位,是飞机的驾驶仓墙壁。
  
  黎明感觉她的心里,似乎在翻腾着,目光那样凝重和严肃,竟然看不到周围的一切,甚至于连他在她旁边坐下来,也没有任何的动静。这有点令他费解。通常情况下的人们,都会左右看看身边的行人,或是注视,或是给一个微笑。可是,她那样地安静,甚至于令他有点愤愤不平。
  
  机舱里,大部分是回国的中国人,这班从巴黎起飞到达上海的飞机,已经没有空位置了。
  
  人声鼎沸,那些购物的兴奋,以及在巴黎的浪漫熏染,让这些人忍不住狂喜。有孩子跑来跑去,大家说着不同的方言,把整个机舱挤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黎明紧靠着她,感觉着有一种暖暖的香味飘散过来,淡淡的,有些令人遐想不已。他想要找到一个理由打破她的沉默。
  
  她一直并不看他,这让他很有些失望,也有些奇怪。她昏昏沉沉地靠在窗边,似乎是睡着了。
  
  突然,“叮铃铃铃……”,她的电话响了。
  
  “哦,我已经在飞飞机上了,马上起飞。”她的声音柔柔地,发着震颤,似乎显得力气不够。
  
  飞机启动了,她关了手机。顺便看了黎明一眼,她正好和他的目光相对。
  
  “到上海?”
  
  “是的。”
  
  “怎么没带行李?”
  
  “哦,走得太急,也没必要了。”
  
  黎明的猜测不错,不过更加令他疑惑。国际旅行,再急的事情,也不至于没有任何准备吧?越发奇怪。
  
  她看出来他的意思,也似乎想要打破一些沉闷。
  
  “这趟班机的票,我刚刚拿到,就急忙赶来。没时间准备了。”
  
  “哦?什么事情,让你这样急促啊?”
  
  “是我最快买的一张机票了,可还是晚了一天才成行。”
  
  他越发有点奇怪,她不像商人,也不像政府公务员。什么事情会令她如此地仓促?他瞪大眼睛看她。她动了动身子,也仔细地打量了他,他感觉她信任的目光落在他的面前。
  
  “我脑子里一片空白,不可能,不可能!只有一个念头:赶快回去!”她似乎在对他说,又似乎在自言自语,目光又落在前方。
  
  “那你是回家还是度假?”
  
  “回家!”她干脆利落。
  
  黎明不敢多问。感觉她那种坚毅有点令人震惊。
  
  “家在上海?”
  
  “湖南。”
  
  “到上海转机?”
  
  “只好如此!只要能回到家。在哪里降落都可以。”她有点答非所问,言语中有一些奇怪的东西。上海到湖南,还要走很远那,黎明知道有直达广州的飞机,岂不更近?但他不敢问了,看她的样子,有说不出的一种疑惑。
  
  空姐送来了饮料,问她要什么,她说咖啡,他接过来递给了她。
  
  “谢谢!”
  
  “你脸色似乎不对?”黎明终于说出了他的疑惑。
  
  她突然停住了,眼睛中闪出晶亮的东西,一动不动。黎明有些惊慌,左右看了看,并没有意外的动静。
  
  “怎么?……”
  
  “我父亲过世了……”
  
  黎明有些吃惊,也终于明白,这先前所有的困惑,一下子全部解开。他的心也随着她的眼泪一阵发紧。
  
  她半天没有言语,任凭泪珠在他的面前滴落。
  
  很久,黎明掏出手帕,慢慢递过去,她接住,轻轻地擦拭眼角。
  
  “接到消息,心早已经乱了,两天没有合眼,一直在等机票。这已经是最快的班机,迟了两天了。”她哽咽着。
  
  “这件事情非常突然,身体好好的爸爸,感觉着有点不舒服,到医院检查竟然就没能再走回去,仅仅半天功夫,人就没了!”她泪如雨下。
  
  “我最牵挂的就是爸爸。”她停顿了一下,望着他,充满了无助,似乎有一种想要倾吐的愿望。黎明知道,在这个时候,人最需要的就是安慰,哪怕只是一个注视,也会给她带来无限的慰藉。
  
  “我远在这里,爸爸还停放在医院里,家里所有的一切,都是朋友们照顾。我必须尽快赶回去。”她舒了口气,慢慢地抬起头,似乎有一种撕裂的声音,在他的耳畔。
  
  “我要带爸爸回家。回到生他的地方,那个山清水秀的家。”她又有点自言自语。
  
  “爸爸生前,一直有个愿望,想要回到自己的家乡。我要完成他的心愿。我一定要做到!”
  
  “应该的。你很孝顺!”
  
  “我很少回家,爸爸一个人很苦,可是他很开心,每次知道我回家的消息都很兴奋。”
  
  “你出来多久了?”
  
  “十多年了!”
  
  “爸爸一直一个人在家?”
  
  “是的。”
  
  “十多年了,我一直想要回家,想和爸爸在一起,想要让他有个温暖的地方,可是,还没有兑现自己的愿望,他走了。我期待的一切都消失了,坚持已经毫无意义。
  
  家,已经没了!”“没了……”她重复着,声音很低,却让他感觉到无比的凄凉。
  
  黎明找不到合适的言语来说,只有静静地倾听,眼睛一动不动地看她,心里面已经有酸酸的东西涌出来。
  
  他眼睛一热有泪水滚落,她看到了。
  
  “你爸爸高寿?”
  
  “70多了。”
  
  “哦,人年龄大了……唉……走得很干脆,是个很爽快的老人.也知道心疼女儿。”
  
  “是的,爸爸一向不爱麻烦人的。”
  
  “经常回国么?”
  
  “不,一年就回家一趟。”
  
  “哦,这个是很遗憾。”
  
  她没有回答,继续说着。
  
  “从小,爸爸就视我为他的生命,那时候日子虽然很苦,可爸爸总是把最好吃的,最好玩的都留给我,让我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长大以后到外地工作。就开始离开了家,那时候不知道关心爸爸,虽然经常回去,却只知道爸爸会做好吃的东西给我。”
  
  “再后来,去了国外,这一去,就很少有机会回家了。也才知道,曾经的过去,很多的日子是那样地幸福,和爸爸在一起的日子是那么珍贵,总是最快乐的回忆,一直支撑着我,让我感觉到温暖。”
  
  “爸爸所有的快乐,只是看到我能够幸福地拥有自己的天地。我拥有了爸爸期望的那些东西,可是内心却是不平静,毕竟亲情的温暖不是物质能够代替的。一直想找机会弥补”。
  
  我现在才明白,有些我们竭力追求的东西,却并不是我们真正需要的。”
  
  她沉浸在对往事的回忆中。黎明不忍打断。停了很久,她继续说。
  
  “爸爸希望我高飞。可是我愿意选择回到他身边过最简单的生活。我想等自己有了时间,带爸爸出行,到他喜欢的地方去,就在今年的9月,我要好好地和他在一起。”
  
  “现在,已经永远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她的眼中再次蓄满泪水。
  
  黎明突然感觉到自己内心一阵的震颤,是啊,亲不在而孝情难支,这种悲伤何止是令人断肠!
  
  他想到父母,也是一样地远离自己生活在家乡的小城。
  
  虽然自己在都市里生活很风光,却很少有时间在他们的膝下走动。爸爸妈妈不愿意离开自己一辈子生活的地方,说大都市吵闹而又寂寞,不如小城随意。每次,让他们搬过来居住,要不了几天,老父就唠叨起那些要好的老伙计,怀念起门前的树荫,一抬头就能望到的田野,,,他们喜欢生活在自己的家乡。
  
  想起上次开会路过家乡,他回家就待了半个下午,两个老人像孩子一样,围在他的身旁,不停地想和他说点什么,有点令他心烦。临走,父亲母亲,像送远客一样,一直跟在他的车后面,走出很远。
  
  他突然感觉到,当时,母亲的眼神,虽然没有言语,其实是很希望他能够多待上一个晚上,而父亲,更是有点不舍的样子,站在那里张望。现在回想,懂了,一直以来就只顾想着自己的事情,忘记给父母更多的时间,根本没有珍惜自己拥有的幸福。
  
  现在,他的心一样地有点发紧。
  
  黎明决定改变行程,回家去先看看老父老娘。反正任何时候的忙碌,都不会有完结,只有把每时每刻的思念,及时兑现,才是真正能够也应该做的事情,不能够再把遗憾带给自己了。他对自己说。
  
  他的心随着她的说话声,也似乎回到了自己的父母面前……停了很久,她继续说。
  
  “如果你问我,什么是家。”她缓缓地,一字一句地说。
  
  “我会回答你,父亲的概念就是家。”
  
  “无论什么地方,只要有父亲就能让我有家的感觉,即使只是一间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平房,即使很破旧的家具,即使那扇不论什么季节,什么天气都会透风的窗,还有好多,好多我记不起的东西了,可我与父亲两人坐在灯下,面前摆放泛着淡淡油光的小白菜,那很温馨的时光,现在每次想起,还依然的温暖……”
  
  “作为一个和爸爸一起长大的孩子,我曾经很喜欢一句话:我们相依为命的日子!因为我拥有父亲全部的疼爱,也因为我们如此的相依为命,很多时候自己感觉童年还是很幸福的,一路上虽然没有母亲的陪伴,可从来不缺少温暖和希望。”
  
  “很多时候我们不是因为缺乏就会抱怨,恰恰相反正因为缺乏,才会让我们更加容易满足点滴快乐。”
  
  “现在对‘家’的概念和对节日的概念一样越来越模糊, 白天上班忙碌的时候没觉得什么,到了晚上,静悄悄一个人的时候,那种很孤独的感觉就游荡出来!”“这时候,我会让自己想起父亲微笑中企盼的脸,自己不孤独,遥远的地方有着最深的疼爱和等待。”
  
  “家,其实就在我心里。”
  
  黎明的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
  
  所有的故事,都不过是一个转身的姿态。
  
  是的,家就在心里。这么多年,他一直奔走,一直想要寻找属于自己的那个家,现在才明白,所谓的家,就是一种安然,有一束亲切的目光,已经足够。
  
  十几个小时的时光不知不觉,很快过去。
  
  他心里全部被一种饥渴燃烧着,以前没有的那种急切的想念,现在充满了心田,想回家看看父母。
  
  飞机降落了,黎明拿出手机,往家里打电话:“喂!老爸,我回来了,今天就到家。”
  
  他听到了妈妈在一旁的笑声。
  
  黎明站起身收拾好小行李,向她伸出了手,感觉到她有一些颤抖。
  
  黎明盯着她,一字一句地说:“保重!”
  
  “嗯,保重!记得常回家看看,”她恢复了原来的镇静。
  
  走出机舱,走过安检,他们一前一后,没有言语。
  
  出了机场,黎明向她挥手道别,突然,他似乎觉得少了什么,急忙向已经走远的她大声呼喊:“喂!你的电话!留个电话!我叫黎明!”
  
  黎明放下行李,飞奔过去,把一张名片递到她的手里。
  
  “打我电话!如有需要,随时找我!一定!”
  
  她心里默默地说:“谢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