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本周推荐 >

人生中的爱情就这么微妙

来源:未知 日期:2017-08-17 18:31点击:
  2职业光鲜、仕途顺利、优雅自信的我,还待字闺中,因此追求我的人也纷至沓来,有托媒人来游说的,有直接自报家门的,而那时的我,每天都生活在众星捧月的氛围中,世界在我的眼里如梦如幻,美丽至极,感觉自己的前途是无量的,对那些追求者,我像个高傲的公主,不愿过早地屈尊去谈一场俗气的恋爱。
  
  然而,很多情况下会打破游戏规则,不按常理出牌。
  
  认识强,纯为一种偶然。
  
  1989年夏天,我接到一个老乡邀请我去舞厅的电话,说要介绍一位大学生给我认识认识,这个大学生是本地人,会打蓝球、排球,足球也踢得好,尤其是乒乓球打得更棒。听了老乡在电话里的介绍,我对还未谋面的他竟产生了好感,尤其是共同的爱好,更是让我浮想联翩……当我兴致勃勃地赶到舞厅寻找那位老乡时,眼前突然出现一个陌生的帅气小伙子,很绅士地向我走了过来,并告知我,他就是那位老乡介绍让我认识的人,还说那位老乡临时有事来不了了。我听后立马明白这是他们故意设下的局,心里不免有些忐忑,但还是故作镇定地和他聊了起来。巧的是他竟然是我初中的同学----强,他也是刚分配到这个城里来的,在附近中学当一名老师,虽然多年未见,印象模糊,毕竟是同学嘛,聊起往事自然就感到很亲近。
  
  眼前的强,有着一米七几的个头,玉树临风,气宇轩昂,尤其是男人那种特有的气场,如磁力一样深深地吸引了我,把我之前的信念击得一败涂地。
  
  那段时间正是我要参加蓝球比赛的训练阶段,他每天早上五点钟就跑过来陪我练球。我的篮球平时打得还不错,但在强面前,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他的球技极佳,能把各种球玩得飞转,特别是他给我做示范时,看着他暴力的扣篮,飘逸的后仰,销魂的干拔……,都让我惊讶不已。当然,他的每一个投篮,每一个动作,也无不在撩动着我这颗怦然悸动的心。
  
  强陪我练球那段时间,我的球技确有长进,我们的感情温度也与日俱增,他的出现,不仅挤走了所有其他追求我的男人,也彻底俘虏了我的芳心。
  
  陷入爱情泥潭的女人,情感都是单纯的,智商也是极低的。本以为恋爱是人生中美好而浪漫的事,头顶阳光照耀,脚下鲜花簇拥,收获应是满满的幸福。然而对于我来说,却有些苛刻,犹如昙花一现,我还没来得及完全享受甚至陶醉,爱情进行曲里就传出了不协调的音符。
  
  我们彼此都是在娇生惯养中长大的,又逢年轻气盛,不懂谦让,针尖对麦芒的缺点立即暴露无遗,稍有不顺就会发生争吵,而吵起来又互不相让,争吵的原因大多是为了鸡毛蒜皮的事,有时甚至就为晚上约会该走哪条道,都会吵得不可开交,然后各奔东西,我因此好几次提出分手,每一次又在他可怜兮兮的求饶中原谅了他,就这样在磕磕绊绊中熬过了三个月。
  
  这时候,医院要给职工分配福利房,条件是必须持有结婚证的职工才有可能分到,实际就是夫妻房。在任何时候,职工在单位能分到福利房都是件不容易的事。为了不错过这次机会,我在心理充满矛盾的状态下,于1991年8月,还是匆匆地与强领取了结婚证,如期地分到了房。现在想想,为了那点眼前利益就随便托付终身,实为不值。
  
  领了结婚证,分到了房,接着我把我们两家人聚在一起吃了顿饭,就算告知他们,我俩结婚了,随后就过起两人世界的夫妻生活。
  
  新婚的喜气仍没有给我们带来新的气象。我的工作比他要忙一些,事务繁多,忙完工作回来还要忙家务,里里外外全靠我一个人,而他对家庭来说,只是一个符号而已,啥事不管,是油壶倒了都不扶的人,没有一点责任感,头脑也简单,嘴巴却象鸭子一样死了还硬挺着。因此,在家里吵吵闹闹的高八度远远盖过了锅碗瓢盆交响曲,结婚证也在反反复复地被撕开、粘上,再撕开、再粘上中变得厚起来。
  
  3婚姻是爱情的延续,可我总觉得我们的婚姻亦如钱钟书在《围城》中所说的“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而这掘墓人正是我们自己。
  
  婚后不到半年,我发现自己怀孕了,可吵吵闹闹的日子并没有因此而停止,我整天郁闷烦躁的心情,对胎儿的发育极为不利,我也清楚会给胎儿带来多大的影响,却避免不了。
  
  1992年11月,在我身心极度疲惫的状态下,我们胆战心惊地迎来了我们所谓的爱情结晶----第一个女儿。
  
  真是应验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这句老话呀!我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女儿一出生,我就发现,在她脸上有一大块血管瘤,看着可爱孩子,我难过得要命不住地问自己:这该怎么办啊?一个女孩子,脸上带着这么大的瑕疵,长大怎么抬头见人呀?怎么会有自信去面对以后的生活呢……?想着女儿将来有可能因此被破相,造成心理障碍,在月子里,我急得只能抱着女儿痛哭,别无它法。
  
  休完产假,我继续上班,每天在完成繁重的工作后,我还要带着女儿在各个医院间马不停蹄地穿梭着,这样我坚持了一年,身体的劳累以及精神上对我的折磨是可想而知的。
  
  不知是医生对女儿的治疗对上了症,还是我这颗‘可怜天下父母心’的真诚感动,也许是二者兼有之吧,总之在我花去了一万多元费用后,女儿脸上的血管瘤颜色趋于变淡,慢慢恢复到正常的肤色了,这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安慰。
  
  治愈女儿的血管瘤,是我那段时间最开心的事。我每天上班前必做的功课,就是抱抱、亲亲女儿,再去上班。到了办公室,我还要打电话给带孩子的亲戚,问问孩子的情况。下班一回到家,我的第一件事仍是把孩子抱过来亲亲,看着孩子可爱的脸蛋,听着她嘴里发出稚嫩的咿咿呀呀声,这会让我忘记了所有的劳累与不快,家里吵闹还是时有发生,这已不再成为我生活中的主旋律了,女儿带给我的快乐盖过一切。
  
  然而,我仅有的这点天伦之乐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被硬生生地从我身边夺走了,让我再度陷入绝境。
  
  4每年临近春节,是各个行业财务部门最繁忙的时期,医院也不例外。我是财务总管,业务上的事忙得我不可开交,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时间来照顾孩子,于是我请个亲戚来帮我照看一段时间,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这个亲戚因其弟弟要在年前结婚,便向我告假十天,无奈,我只好把女儿送到婆婆家,让婆婆临时照看一下。
  
  1994年的1月21(腊月初十)日,是让我刻骨铭心的日子,它给我心灵上留下的伤痛是永远都无法弥合的。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我把女儿送去婆婆家的第八天,当时我正在一个乡镇医院检查工作,突然接到镇医院的电话,在电话里医院领导告诉我说,我女儿从楼上摔下来了,催促我赶紧回去。
  
  听说女儿摔了,我心疼得要命。在往回赶的路上,我还宽慰自己不能急,学走路时的孩子摔跤是很正常的,应该不会有大碍,至多是头破血流。然而,当我跌跌撞撞赶到医院时,接到的却是不予收治的通知单,院方在表示无能为力时,还建议我们立即把孩子转往省级医院抢救。面对昏迷不醒、命悬一线的女儿,我还不能留恋儿女情长的苦痛中,我不能慌乱,时间就是生命,我强忍住泪水,给在场的亲人们分工:谁去银行取钱,谁叫出租车,谁去准备转院所需的日常用品,而我自己则利用医院熟人关系,提前安排孩子准备在省级医院住院事宜。
  
  当晚11点,省医院医生开始给孩子做开颅手术,一直进行到第二天早上五点,在这段漫长的煎熬中,我一直沉默着,咬紧牙关坚持没掉一滴泪。直到第二天下午爸妈哥嫂等亲属陆续赶到医院时,我才扑进妈妈的怀抱,泪水像决了口堤,一下子倾泻而出,哭了个稀里哗啦。
  
  这一摔,使孩子的大脑严重挫伤,脑子里出血点有几十处之多,尤其是下丘脑生命中枢出血,相当危险却不能动手术,因此孩子能不能熬得过去就看她造化了。医生也提醒过我们,孩子既使是被抢救过来,也会留下严重的后遗症。
  
  在以后的十几天,医生、爸妈、哥嫂等轮番劝我放弃,孩子不值得抢救了!她们劝我想开点,反正我还很年轻,以后再生一个就是了。若如此治疗下去需要大量资金不说,主要是为我以后着想,养着一个重度残疾的孩子,是我永远放不下的担子。是的,当时要是听他们的,放弃治疗,也就不再有后面的故事了。而在那段时间,每当我想起孩子那活泼可爱的样子,我的心就像被刀割一样疼。我清楚地记得,在孩子被送往婆婆家的那个早上,她还叫着妈妈吃菜呢,她是我生命中精神寄托,是我家中唯一的开心果呀!仅几天之隔,就要让她永远离开我,我能忍心放弃你吗? 她必定是我身上掉下的肉啊!不能,只要能挽回你的生命,无论后果有多严重我都认了!在我苦苦哀求下,医生继续尽力挽救女儿的生命。
  
  在抢救过程中,女儿经历了两次开颅,同时身上还插满了导气管、胃管和导尿管等,把孩子整得都不成形了,我不吃不喝也不睡,一直守候在她的病床前,目光无助地盯着她,一连持续了几天,这让我的精神几乎到达奔溃的边缘。
  
  说真的,到了这个地步,家人关心我的程度已经超过了对孩子的关心,他们看在眼里,急在心中,哥嫂看到我这样,担心我再继续下去会出问题,干脆强行把我塞进车子开回了家。可到家后不到二小时,我以不让我去医院就自杀相威胁,让家人妥协,同意我再次回到医院。
  
  幸运的是,在我花去了18万元之后,总算把女儿从死神的手里拉了回来,这让我松了一口气。
  
  5女儿是抢救过来了,但其状况比大家预料的还要糟糕,完全成为一个植物人,她整天只能躺在床上,供给身体的所有营养只能靠鼻饲,小便靠导管。
  
  看着瘫痪在床的女儿,我的愁思又涌上心头,想到今后照顾她的路还很漫长,康复的时间还遥遥无期,治疗的费用还没有着落时,我的酸楚真是不打一处来啊!
  
  莫斯科不相信眼泪,悲观代替不了现实,失望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再大的不幸也要认真去面对。
  
  此后的日子里,我除了上班、照顾女儿,还不失时机地寻找,同时也委托他人打听,是否有医术高的医生,条件好的医院,能让我女儿重新站起来,让她开口说话,哪怕能叫上我一声妈,我就心满意足了。若有奇迹发生,那就希望她能和正常的孩子一样,背着书包蹦蹦跳跳去上学……。
  
  功夫不负有心人!1995年3月,在北京一大学当教授,后成为著名的经济学家的五哥(开头提到的胡星斗)给我传来消息,他在北京打听到了一家治疗脑积水脑瘫和植物人的医院,治疗时间可能要长些,当然治疗费用也高。
  
  这如同在绝境中捞到一根稻草,让我又看到了希望。什么时间长、费用高?这些我都不管了。为了能及时给女儿医治,我东拼西凑,筹集了一些资金,独自带着植物人女儿,抱着一线希望,匆匆地来到了北京。
  
  治疗女儿的病是个漫长的过程,为了节省开支,我在医院附近租了一个四合院里的一间民房。在这里,我每天的生活模式基本是一成不变的:每天早上七点,抱着女儿从出租屋出发,中途要换乘两次车,等我大汗淋漓地把女儿折腾到医院,要花去两个多小时。接着请医生给女儿治疗,过后再回到那空荡荡的出租屋时,通常都是在下午三点钟左右。到了出租屋后,虽然我已累得头晕眼花,但还不能歇息,我要赶紧给没有知觉还要补充营养的女儿鼻饲牛奶,最后才轮到给自己做饭吃,从早上出去到现在这十来个小时里,我还米水未进呢。
  
  为了女儿,我绝不能倒下,我要吃饭支撑下去,女儿不能没有我啊!就这样,我继续拖着疲惫的身子给自己做饭,然后看着插着管子瘫痪成植物人的女儿,边流着泪边强迫自己,把饭菜一口口咽下。这一日两餐毫无滋味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半年之久。
  
  半年中,能安心吃上一顿可口的午饭,于我来说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啊!
  
  负责给我女儿治疗的主治医生,得知我每天都是一个人抱着女儿,在出租屋和医院之间来回奔波,很受感动。出于同情,他就免费教我学习给女儿针灸。我毕竟是学过医术的,仅用了二个月的时间,就基本掌握了要领,可以独立给女儿进行针灸了。在这里,我特别感谢这位医生,他传给我不单单是针灸技术,无私和高尚的医德,关键是让我节省了大量的时间和金钱,这对当时的我来说,可谓是雪中送炭啊!
  
  记得我给女儿做治疗的第一天,当我试着把长长的针头扎向女儿身上时,我心疼得簌簌掉泪。对于一个医生来说,做这小儿科样的事也许算不了什么,可女儿必定不同于别的病号,针头扎在她的身上就像扎在我的心上一样痛,但我已没有退路,只能咬紧牙关,“狠心”把过程做完。
  
  针灸治疗结束后,由于紧张,我的衣服几乎都被汗水浸透,整个身子都快虚脱了,瘫坐在床上一个下午,这一天我没有吃饭 。
  
  半年后的一天,我无意间发现到女儿的小手突然抬了一下,我感到十分惊讶。又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发现女儿的眼睛似乎也有了微弱的光感,接着四肢也能轻微的动弹了。看到女儿一点点的变化,我简直是欣喜若狂,医生们也为之震惊,从他们的脸上可以看出是挺有成就感的。
  
  亲爱的女儿呀,妈妈的心头肉,你终于醒过来了,你给妈妈带来了希望,妈妈之前的付出总算得到了点补偿!这一切是因为你命不该绝,还是妈妈的执着、不放弃感动了上苍,还是医生们的医术高明?
  
  六个月后,我和女儿回到家时,家人和亲友们高兴又感到惊讶,高兴的是女儿终于有知觉;惊讶的是,原来身高1.68米,体重110斤的我,从北京回来后,减了20斤,成为一个不足 90斤的“芦柴棒”。
  
  6自女儿从楼上摔下到此时(1995年底)不到两年的时间,仅在住院治疗方面花掉的费用就接近三十万。三十万!一个天文数字呀!
  
  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一般工薪阶层的工资每月也只有一、二百块钱,一个普通家庭能拿出一万,也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我也属于工薪阶层,女儿所花费的钱当然是我东借西挪筹集来的。然而,这30万还不是终结数字,女儿的康复治疗还要继续,还要花多少钱还是个未知数。
  
  金钱不是万能的,眼下我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有钱才能继续给我女儿做康复治疗;有钱,才能化解我的债务;有钱,我才能活得有尊严。金钱把我逼上了梁山,为了钱,我开始寻找兼职赚取外快,来充实我内存的亏空。
  
  首先我利用职业上的优势,在本系统内做了一些调研,什么防疫站、血防站、保健院等,凡是有可能需要我这点职业特长的单位,我都做好了摸底工作,得知这些单位大多缺乏专业财会人员,尤其像我这样经过专门培训,又有些经历的主办会计,在当时还是凤毛麟角的,于是,我主动出击,加上先前有些良好的人脉,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我就和13家用工单位签署用工协议,月工资也超过万元,我的经济压力终于得到了缓解。
  
  当然,担任十三家的主办会计,工作量有多大、事务有多繁杂是可以想象的。每天我都是最早到达办公室,扫地打开水,接着就忙自己业务,等忙完回到家,经常已是华灯初上。不只有多少个大年三十,在别人家团聚一起吃年夜饭,享受亲情的时候,我却在外面奔波。
  
  我每天除了做好本职和兼职上的事务,还要坚持抽出一小时时间给女儿针灸,二小时按摩,直到现在也没有间断过。鉴于我的情况特殊,领导特许在我带孩子看病期间,可以把账目带到家里,利用晚上的时间做。在我生第二个女儿时,我只休息了两天,就开始熬夜弄账,给我留下了眼睛不能见强光,遇风就流泪的后遗症。
  
  7我一直没有放弃过对女儿的康复治疗,尽管她的身体情况有所好转,但我心里很清楚,无论我怎么努力,女儿都不可能成为一个生活能自理的正常人。现在我可以为女儿倾其所有、舍弃一切,吃苦受罪也算不了什么,可是我终有老了不能服侍她的那一天呀!当那一天到来时,难道就让她自生自灭?
  
  为了让照顾女儿的接力棒从我这里传递下去,解决我的后顾之忧,经过权衡利弊,我决定趁着年轻,努力再生一个。
  
  转眼到了1997年,已有五个月身孕的我,没有休息过一天,仍然忙于各种事务,因为兼职太多,仅靠白天那点时间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加班加点工作已成了我的家常便饭。可老天爷并没有可怜我这个多灾多难的女人,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从医院回家途中,不慎跌入一个没有盖的窨井,流产了。
  
  几个月后,我再一次怀孕了。不知是我前世做了什么对不起上苍的事,还是眼下得罪了哪尊佛祖,命运总是和我过不去,这一次我怀的竟然是宫外孕,导致我子宫大出血而晕倒,最后被送到省城医院抢救才捡回一命。
  
  这次宫外孕胎儿着床位置相当特殊,它坐落在子宫的角落,医生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刮宫手术,都没能将其刮掉,最后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建议我们飞去北京治疗。考虑到路途遥远,上下颠簸会引起更大的出血,导致生命危险,经过我们与医生反复协商,医生才决定使用保守疗法----化疗,即用一种抗癌药物进行静脉点滴,来间接扼杀宫外胎儿,同时医生也告诉我,这种疗法对身体伤害极大,问我能否接受?事已至此,不接受又能怎样呢?我无奈地点了点头。
  
  本想再生一个孩子,便于以后照顾这不幸的可怜姐姐,现在医生却要用化疗方式来其杀死,这是我无论如何也不愿意但又不得不接受的现实。在接受化疗的日子里,我过得简直是生不如死,头发大把地脱落,身体虚弱到走几步都喘得上气不接下气,身上的血管也受到了伤害而隆起,像蚯蚓似的杂乱无章地趴在皮肤上,饮食也无法正常,吃什么吐什么……。
  
  二个月的治疗,让我从一个美丽的少妇变得像个风烛残年的老妪,头发几乎掉光,身体消瘦得吓人,本来穿着得体的衣服,此时再穿上,就像挂在竹竿上,四周不着边际。出院那天,我对来接我的亲人开玩笑说:“哈哈,以后我不用担心自己得癌症了! ”听到我强装出来的笑语,妈妈立马过来抱着我,心疼得泪流不止!
  
  可怜我这位辛苦了一辈子的老妈,在我出院后不久就被查出了胃癌,我又拖着病体照顾她整整六个月,直到她老人家驾鹤西去,去世时(1996年的7月27日),她才67岁。
  
  屋漏偏遇阴雨天,在妈妈去世仅两个月,我们还没有从悲痛的阴影中走出来,我的四哥又因患心脏病而跟随老妈而去,这无疑又是给我当头一棒。
  
  8对一个处于生育期的女人来说,我认为生孩子就是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的事。在经过流产,强行打胎以后,我还是能生出孩子来的。可谁知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我却没有发现怀孕的迹象。在经过检查之后,我才被告知,之前的那个胎儿虽已被药物杀死,尸骸却仍留在子宫角部,因时间太久,竟和输卵管粘连在一起,从而导致了我不孕。
  
  医生告诉我,治疗不孕症的主要方法就是通水,通水就是将水注进输卵管,通过一定的压力使其强行疏通,这样的注水,我每年都要通上三次,每次通水时因输卵管的膨胀而引起的疼痛,都会把我折磨得死去活来。此外,我还吃了不计其数的,以致我看到就恶心的中药。
  
  我不知道这样的苦痛我还要经受多久,我也不知道这样的治疗是否真的有用,我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希望我承受的苦痛能感动老天能再赐给我一个孩子。
  
  日子还向往常一样过着,我一边上班,一边护理瘫痪在床的女儿,我的头脑还在盘算着如何赚更多的钱,我要为女儿在今后的人生路上,除了继续提供给她治疗上的金钱,还要让她今后衣食无忧,有保障地度过一生。
  
  我详细分析了各种市场行情走势,筛选出适合我项目,先后与别人合伙开办了板鸭厂和服装厂。
  
  开办板鸭厂之初,为了抓住质量,经朋友介绍,我亲自去板鸭生意做得最好的福建南安,高新聘请师傅来做指导。为了打开销售渠道,我又利用节假日亲自出面做广告宣传,在闹市中心设立门市部,到县城的每个企业上门推销,经过近半年的努力,板鸭长渐渐站稳了脚,产生了效益。
  
  然而,一次偶发事件差点令我崩溃。有一段时间因食盐供应紧张,又临近春节,负责生产的经理为了不影响旺季销售,竟不知圈套,轻信了另一家同行业人的话,并从那人提供的地点私自购买了一车工业盐来应急, 可运盐的车一到厂门口,就被有备而来的工商部门堵了个正着,结果板鸭厂被查封,为此我们被罚了十万元后,才得以继续经营。
  
  真是“同行是冤家”啊!不过,这件事让我明白了,企业和做人一样应该诚信至上的道理。以后,我的板鸭厂经营得红红火火,一路顺风顺水,利润也滚滚而来,不久,我就利用开板鸭厂赚取的银子,在省城购买了第一套别墅。
  
  服装厂的开办,让我积累了很多经商之道,经营思路开阔了许多,眼界也远了一些,但仍不够成熟。
  
  在做板鸭生意期间,我又注意到做羽绒服生意很有市场,于是就拿出家里所有的积蓄去参与一家羽绒服企业的股份。然而,这次就没有那么幸运,由于缺乏调研,忽略了地区间的气候差异,对南北市场的需求考虑不周,也没有从羽绒服的款式、颜色、销售的渠道等方面下功夫。为了急功近利,我进了一批比较便宜的布料,结果,做出的服装漏毛绒而难以售出,拖了一年多后,我的服装厂终于倒闭了。幸亏有位做服装生意的朋友帮我及时处理了这批货物,才没有导致更大的亏损。
  
  从羽绒服装厂经营失败中,我对一些经营理念才有了真正的理解:质量才是生命线、生存线、幸福线,市场是第一位的,真正的上帝永远是客户。
  
  9女儿的瘫痪,宫外孕堕胎导致不孕,治疗不孕给我带来的痛苦,再到服装厂的倒闭,这些不幸的事情,接连二三地降临在我一个柔弱的女人人身上,我不但没有被这些不幸击倒压垮,反而像一个斗士,一个战神,越战越勇,还能打破一个个几乎不可能的神话。
  
  经过漫长的治疗和我的精心护理,到了2002年,我那可怜的女儿终于能站起来,并开口叫了我一声“妈妈”了,那一刻,不知是悲是喜,平时很少流泪的我,竟泪流满面。现在女儿虽然还不是一个健全的人,但对我来说,这已经是一个奇迹了,所有见到这一奇迹的人对我无不投来钦佩的目光。
  
  女儿能站起来了,女儿能喊妈妈了,这已证明我的努力没有白费,也给了我继续为她治疗的信心。
  
  为了赚更多的钱,让女儿接受更好的治疗,使未来生活质量更高一些,经过权衡利弊,我办理了留职停薪手续,恋恋不舍地离开我工作了13年的医院,独自带着病殘的女儿来到了省会南昌,开办了一个监理公司。在这个基本属于男人世界的建筑行业里,我开始了新一轮的打拼 。
  
  因为刚起步,资质又低,在开办监理公司的第一年里,我只接到了一笔三千元的业务,所有员工的工资都是我借来发的。经过冷静思考,最后我做出了两条决定:首先我要提升自己监理方面的专业知识;另一个就是改变经营策略。我深知,以我的资质在这个大城市里与实力雄厚的同行抢饭吃,无异于以卵击石,应借鉴毛主席当年以农村包围城市的做法,从周边县城做起,逐渐转向城市。那段时间我一边参加专业知识培训一边拓展市场,两年后,当我拿到省级监理资质证书及工程师证书时,我的公司早有了起色,业务也遍地开花,从招、拍、挂卖到跟踪服务咨询,形成了一条龙服务模式,迎来了我事业上的春天,周边县城的工程项目业务,让我占了大约80%的份额。看着一座座拔地而起的高楼,给我带来了丰厚的回报,我心里感到无比的快慰,也更增加了我要大干一场的信心!
  
  我是一个爱折腾的人,命运也在不时地折腾着我。有一次,我公司一个员工不慎从19楼摔下,由于一时没有满足受害者家属的处理要求,他们竟把我关在宾馆里,三天三夜没有让我出门,当时正逢寒冬,他们连给我送衣服的家人都不让进。后来经过政府出面干预调解,最终才以73万元的代价换得了我的自由。
  
  这次事故,让我失去的不仅仅是金钱,还有原有的巿场。痛定思痛,亡羊补牢!在以后的监理工作中,我对安全生产常抓不懈,教育每一位员工,在工作中都要树立安全意识,公司渐渐步入了良性循环、高速发展的轨道。
  
  10苍天不负有心人。经过八次子宫输卵管通水,并辅以中药治疗后,我终于在34岁那年第四次怀上了身孕。
  
  为了这次怀孕,我遭受了多少罪,付出多大的代价就不再重复,现在我如愿以偿了,按理说,我应该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呆在家里好好休息养胎才是。可我不能,公司离不开我,大量的业务还需要我去处理,不仅如此,我还要马不停蹄地穿梭于各个工地,解决一些现场难题。
  
  在我怀孕后期,由于胎位不正,肚子里胎儿的小屁股顶住我的耻骨,稍一抬腿就疼得要命,所以我每走一步都要忍受巨裂的疼痛,有时不得不停下来倒抽凉气。就这样,我一直坚持工作到生孩子那一天,才不得不停下奔波的步伐。
  
  2004年,我第二个女儿终于来到了这个世界,那一刻,我多年以来所期盼的兴奋几近达到了顶点,这是一种情感的、身体的、从某种角度上说是精神上的圆满。然而,我还没来得及抱抱可爱的女儿,享受一下亲情,医生就来到我床前,面色凝重的告诉我,经过体检,孩子患有先天性心脏血管畸形,而且是较为严重的法洛四联症(tetralogyof Fallot),发病率约占先心病的11%~13%。医生还断言,如果不做手术活不过三岁,要有心理准备。
  
  这一晴天霹雳,让我的心情一下子降到冰点以下,从未灰心过的我,这回彻底绝望了。在月子里,我没日没夜地抱着女儿发呆,想着为了孩子,为了家庭,自己在事业上辛苦打拼,如今两个孩子却成了累赘,而家庭……,唉—,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的心在不停地滴血呀!为了早日解脱,我偷偷地私藏了氰化钾和安眠药,准备和两个女儿一起离开这个不公的世界,然而,有好几次,每当我欲付诸于行动时,我看到女儿天真无助的眼神,不禁又心软下来,扔下药品抱着孩子以泪洗面 。我就是带着这样矛盾的心理,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中坐完了月子。
  
  女儿的心脏病导致她吸奶异常艰难,每一次吸奶都会把她的脸憋得铁青,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我只得狠心地断了母乳喂养,用牛奶代替。我不相信如此可爱漂亮的女儿活不过三岁,难道老天爷要继续考验我,让我再次创造奇迹不成?
  
  我不能放弃,我要设法挽救我的女儿!在经过一次次检查确诊之后,我再一次背着四个月大的女儿第二次进京,来到了阜外医院。医院床位紧张,一时无法住下,我又救女心切,也就顾不上什么尊严体面了,干脆跪在了主治医生面前,把我前前后后的遭遇诉说了一遍,没想到这一招还挺管用,院方及时给我们安排了床位,孩子的手术得以顺利进行。
  
  手术那天,当孩子被护士接过去时,她感到很开心,又蹦又跳的,然而,不谙世事的她哪里知道自己将要面临的是开胸手术 !此时,我站在手术室外面是坐立不安,既担心又心疼。
  
  好在女儿的手术做得较成功,她体内有几处因血管细窄而被换上了人造血管。不过据医生讲,孩子随着年龄的增长用血量是要增多的,而人造血管不会随着人身体长大而增大,所以孩子成年后还要重新手术更换血管。这已经是很不错的结果了,只要孩子能活下去,无论以后还要做几次手术,我都奉陪决不放弃。
  
  在小女儿住院期间,我和好多病友处得非常融洽。他们对我女儿的遭遇除了表示同情,有的还要给我们捐钱捐物。他们的好意,一律被我婉言拒绝,我要靠自己的能力救治我的女儿,何况他们也是病人,同样需要花钱呢?一个多月后,我带着女儿出院回了家,原先白白胖胖的女儿,这时变得骨瘦如柴。
  
  我已经好久没有上班了,到家后,我就请了一个保姆,在白天帮我照看我二个女儿,我则出去开拓我的业务,晩上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后,我还要从保姆手里接过女儿继续照顾。手术后,孩子的康复较慢,疼痛还没有解除,孩子太小又说不出,只是一个劲的哭闹,而我唯一能做的就是整夜的抱着她不停地哄。